您现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党群工作 > 文明建设

    人在旅途要讲点精神,讲作为

    发布人:钟渝 来源: 图片作者: 文章作者: 发布日期:2011-12-05 点击:

        无路的地方才修路,无路的尽头也才会有隧道。桃巴路LJ20标是交建集团隧道工程项目管理部承建的项目之一,以隧道为主,所以我想项目部会在无路的尽头、山的脚下。
        记得初去桃巴路的那天,正是5月百花齐放的季节。我想,桃巴路一定是个桃树遍野、枝繁叶茂的世外桃源,因为桃巴路的“桃”字让人憧憬为有桃树的地方。少年时曾读过唐代诗人崔护的《题都城南庄》: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”就说的是诗人在桃花盛开的季节偶遇茶亭女,茶亭女美若桃花令人陶醉,第二年又去的时候,美女已不在而桃花依旧盛开的惆怅情景,令人遐想。
        在一个下午,我们从重庆出发,沿渝武南成高速公路驶向南充,再辗转到目的地四川巴中。皮卡车厢捆满了货物,连驾驶室后排也塞满了东西,由于太重,车头稍有上翘。同行者一路谈笑说项目部正在修建,现正把原外环东段E2项目部的东西转移到新项目上去。“去项目部的交通还算方便,不过要到下半夜才能到哟!”驾驶员说,他的话让我相信项目部离重庆还是很远的。远,似乎得到了佐证,天很快就黑了,在一束晃动的车灯牵引下,车穿行于田间地头、村野山林,蜿蜒起伏,令人不能分辨方向。远得也很孤独,有很长一段时间,山野寂静,只车爬行,感觉整个世界都休息了,惟有这辆车还在赶路,夜真得很深了。不知午夜几点,在迷糊中,我们终于到达了项目部。
        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也往返奔波于重庆和桃巴路项目部之间,坐过长途大巴,也曾坐短途到南充再中转,往往都是赶路至深夜的体会。有一次坐的大巴车,车已破旧得让人感觉都应该报废了:座位低矮狭窄,车的挡风玻璃已破如蜘蛛网。司机开得很慢,怕一颠簸把挡风玻璃震下来,中途还给水箱加了二次水,临时停车好几次,说是水箱开锅了。全车人都绷紧了神经,悬着心,生怕车发生故障。经过10几个小时小心翼翼地行驶,车刚进入重庆主城区,发动机终于发出了惊人的响声,随即冒出浓烟,挡风玻璃也“啪”的一声支解散落一地。大家忙挤下车,抱怨着散了去,不过想想,也算是朝发夕至吧。
        最初听说桃巴路项目的,是在万南路召开的中心组学习会上,领导说汪平单枪匹马去了桃巴路建项目,令人印象深刻。在车上,驾驶员讲述了随项目经理汪平第一次到桃巴路的情形。那正值春节,项目经理汪平一行3人踏上了行程。由于没去过四川巴中,仅凭导航仪指引,在南充下道后,路标少,叉路多,弯路多,改道多,有好几次导航仪将车引到了乡村路的尽头---无路了。深夜三四点钟,前无村后无店,没人可以询问,全靠打电话,偶有一路标,或一未关门的住户,都让人倍感喜悦和温馨。“那次开车开了20多个小时,走错了路,半夜又冷又饿,又看不到人,恼火惨了。到了巴中,租住在一农户家,一住就是3个月,家都没回过一次,白天黑夜忙,啥子都干……。”驾驶员快人快语,对于那段艰难岁月还是很有感触的。
        这样的旅程对交建人来说,平常而又频繁。当我们一只脚向前踏入筑路这个行业时,另一只脚也已无言跟上,因为人在旅途要讲点精神,讲作为。
    返回首页 | 集团概况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收藏本站
    版权所有 重庆交通建设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@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渝ICP备110030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