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党群工作 > 文明建设

    此夜他乡是故乡

    发布人:杨浩 来源: 图片作者:李心阳 文章作者:李心阳 发布日期:2020-09-27 点击:

    “今年的中秋和国庆连在一起诶!有八天假期,到时可以来个短途旅行。”疫情期间,朋友与我约好,可以去云南或是长沙,哪哪都行,天南海北的,就想到处逛逛。我满口答应,为着久居重庆的腻烦,想着那时肯定是有空,也想一同出去看看。

    现在想来,怕是要爽约了。

    还有几天就要中秋了,我来京雄也一月有余。平原的夜空总是广阔,星星零散铺在黑夜中,眼里看不到尽头。抬头看着月亮,就那样镶嵌在夜色中,不带一丝遮掩,从容坦荡。从前在阳台上看月亮,总爱抱怨对面邻居的花草,杂杂嚷嚷,挡住我相机的画面。而现在,满目都是夜色,内心却生出奇怪:不知道邻居的花草是不是又长高了一点。

    不知重庆的月亮是不是也圆了?

    山川做背景,满山霓虹灯光混着牛油火锅扑腾的香气,江上架着连接两处山脉的桥梁。嬉笑的人群,满耳的川语,曲折的小道,湿润的空气,记忆中的重庆。

    我分不清北方的东南西北,也分不清重庆的几座大桥。但每当我想要为人介绍我的家乡,脑子里竟清晰地蹦出长江大桥桥头尾的几座雕像。桥头开始,桥尾结束。一头连着南岸,一头通向渝中。重庆没有北方那样多平坦宽阔的大道,两岸联系总是靠桥。

    我还记得初中每周日离家上学,从南岸开车到二郎。那座桥每次都堵车,年纪小,念家,每次都把出门时间生生拖到最晚,非要在桥上多挨一会儿,看外面拥挤的车流、车上烦闷的人、爸爸妈妈的轻声交谈,一段不长的路,耽误半小时时光。

    妈妈心急,总念叨寸金难买寸光阴。我直附和点头如捣蒜,心满意足地计算时间,踏着最后一声上课铃窜进教室。小时候哪想什么前程似锦,坐在教室都生气昨晚妈妈没有做最爱的辣子鸡。

    那时,在书里读到的北方,总是宽阔明亮的。郁达夫说北国之秋,天高色碧,驯鸽的飞声都清晰。

    确实,这儿的树都那样笔直,高高大大的,一列列,像兵。树叶转黄,风一吹就下雨般铺满地,一脚踩上去很兴奋。这里的田野都是满的,一见就想起奔跑的马匹、羊群,他们可以撒开了玩。夜晚的风不热,吹过带着丝丝凉意与干爽。这样的秋夜当然也美。月朗风清,也很撩人。

    北方,北方。

    这是我告别习惯的山川河流,跨越1900多公里的距离,来到的地方。

    自古燕赵多慷慨之士,连京雄的月亮也染得壮阔。

    往年中秋故乡的月亮,又大又圆。而今,我们在燕赵大地修筑通衢大道,站立在倾注了交建筑路人满腔热血的京雄高速上,此时的月亮同样皎洁明亮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返回首页 | 集团概况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收藏本站
    版权所有 重庆交通建设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@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渝ICP备11003003号